诉讼与仲裁部:13392666650

知识产权部:13392666650

不良资产部:13760999059

新闻资讯

最高法院:持股90%的股东单方作出的股东会决议或董事会决议,是否成立?‖案例

发布时间:2019-04-22

阅读提示

股东会或董事会的召开应严格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的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进行;决议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即使是持股比例(如90%)很高的大股东,也应当如此做,否则私自作出的股东会决议或董事会决议可能不成立或无效。

案例简述

保力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其中天久公司占公司注册资本的90%,宝恒公司占注册资本的10%;保力公司的组织机构包括股东会、董事会、经理及监事会,股东会由全体股东组成,还通过了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的表决方式、召集程序等。

2014年1月,保力公司以在《西藏日报》刊登通知的方式向宝恒公司、马彬及朱艳华发出《关于召开保力公司董事会、监事会、2013年度股东会的通知》,通知宝恒公司、董事马彬、监事朱艳华于2014年1月17日分别参加二届三次董事会、2013年度股东会及二届二次监事会,审议事项为2013年工作总结和2014年工作规划,该通知落款时间为2014年1月4日。

2014年3月,保力公司以邮寄函件及在《西藏日报》、《北京青年报》刊登通知的方式向宝恒公司发出《关于召开保力公司2014年临时股东会议通知》并审议事项。宝恒公司接到该通知后,表示拒绝参会。此后,保力公司向宝恒公司发出《关于增加注册资本和产品分割原则方案的函》,告知已于2014年3月28日召开了保力公司临时股东会,通过了增加注册资本方案和产品分割原则方案,要求宝恒公司在2014年4月27日前缴纳增资款300万元。

保力公司2013年5月22日临时股东会参会人员签到簿记载,该次临时股东会由双立川主持,天久公司委托朱钧参会,宝恒公司未参会;

保力公司2013年5月22日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签到簿记载,该次董事会参会董事为朱钧等四人,马彬未参会;

保力公司2013年9月29日第二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签到簿记载,该次董事会参会董事为朱钧等四人,马彬未参会;

保力公司2013年11月7日股东会临时会议签到簿记载,该次临时股东会出席股东代表为天久公司法定代表人朱钧,宝恒公司未参会;

保力公司2014年1月17日2013年度股东会会议签到簿记载,该次股东会出席股东代表为天久公司法定代表人朱钧,宝恒公司未参会;

保力公司2014年3月28日2014年第一季度股东临时会议签到簿记载,该次“股东临时会议”出席股东代表为天久公司法定代表人朱钧,宝恒公司未参会;宝恒公司于2014年4月25日向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请求撤销:1.2013年5月22日临时股东会决议及董事会决议,2.2013年9月29日董事会决议,2013年11月7日临时股东会决议,4.2014年1月17日股东会决议,5.2014年3月38日临时股东会决议。

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申300号【再审申请人三亚保力房地产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宝恒投资有限公司、一审第三人海南天久置业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

本院认为,针对保力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本案再审审查的争议焦点问题是:保力公司作出的涉案股东会、董事会决议是否应当被撤销。对此,本院分析如下:

经审查,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保力公司召开的涉案临时股东会及董事会均存在召集程序瑕疵、表决方式违法、会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等情形。

本案中,保力公司只有天久公司与宝恒公司两个股东,且天久公司为持有90%股份的大股东,在宝恒公司未参加临时股东会和董事会的情形下,临时股东会和董事会的召集程序和表决方式应认为存在重大瑕疵,形式上虽有临时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存在,实质上的临时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应认为不存在。即未经依法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并作出会议决议,而是由实际控制公司的股东单方召开或虚构公司股东会、董事会及其会议决议的,即使该股东实际享有公司绝大多数的股份及相应的表决权,其单方形成的会议决议不能具有相应效力。故再审申请人保力公司关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判决逻辑错误的申请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实务分析与公司治理建议

Ⅰ、由于本案在2017年9日前判决的,故没有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的相关规定,判决撤销涉案的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现在看来依据该《规定》应当是判决涉案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不成立。

Ⅱ、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纷争,大股东不管持股多少也要注意按照《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规定的召集程序、表决方式来召开股东会、董事会,除非其他股东一致同意也可不经召开会议,以书面签字的方式通过决议。

Ⅲ、小股东要敢于、善于维护自身合法权利,不要妄自菲薄,一旦发现有损害自身权益的情形,敢于拿起法律的武器抗争,当然这些最好有专业律师指导和帮忙,否则可能事与愿违,“事倍功半”。

相关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

第五条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决议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公司未召开会议的,但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或者公司章程规定可以不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而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的除外;

(二)会议未对决议事项进行表决的;

(三)出席会议的人数或者股东所持表决权不符合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

(四)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的;

(五)导致决议不成立的其他情形。

《公司法》(2018)

第二十二条 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股东依照前款规定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应公司的请求,要求股东提供相应担保。公司根据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已办理变更登记的,人民法院宣告该决议无效或者撤销该决议后,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

第三十七条 股东会行使下列职权:

(一)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

(二)选举和更换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董事、监事,决定有关董事、监事的报酬事项;

(三)审议批准董事会的报告;

(四)审议批准监事会或者监事的报告;

(五)审议批准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决算方案;

(六)审议批准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

(七)对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作出决议;

(八)对发行公司债券作出决议;

(九)对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变更公司形式作出决议;

(十)修改公司章程;

(十一)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职权。

对前款所列事项股东以书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开股东会会议,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